加入收藏 | 设为首页

河南商报广告部

河南商报广告部电话

儿子叫小妹妹,居然是老公出轨暗号

浏览 124次 发布时间 2016/04/25
我家里环境不错,父亲是一家企业管理人员,母亲做文职,在镇上大部分人还在骑摩托的时候,我们家已经换上了第一辆小车。我大学毕业后,就职某服装厂做会计,不断有媒婆上门说媒。父亲母亲眼看着我年岁不小,又始终对婚姻恋爱兴致缺缺,也是十分着急,就说要招个入赘的女婿,房子车子都可以由我们家出,只要人品好、对我好,一切都不是问题。 在这样的情况之下,我遇到了韩。韩在服装厂车间工作,长得高高瘦瘦,比较耐看,而且憨厚老实。听同事说韩出身农村,家里十分贫穷,还有几个弟弟妹妹要养活。 我自己也清楚,如果找男方家里条件好的,人家未必就愿意入赘,而愿意入赘的,又得提防着是不是瞅着分家产过来的。在与韩短短交往了五个月后,我跟他提出了家里面的想法,问他是不是愿意入赘,他说需要想一想。 大概过了一个礼拜,他说他愿意入赘,但是家里面的弟弟妹妹尚且未成年还需要照顾,所以想要我们家匀点钱过去。我说给爸妈听,爸妈觉得只要结婚了我们恩爱,其他都是小事,就帮忙付了学费,而且我爸妈还给了他家十万。 要说结婚后的日子,有多浪漫幸福那都是假的,但寻常人家的日子不就是这么平淡过过来的吗?结婚后,我爸给我老公找了一份好工作,还出钱买了一辆车给我们。但是我们之间隐形的那种磁场仿佛越来越排斥对方,我们之间的共同语言越来越少,每晚睡在枕头边的人仿佛越来越看不透。我放弃了这种本来就不是源于爱情的婚姻,把一切的精力都放在我的儿子身上,就这样过了八年。 儿子今年七岁了,因为是小月份所以还没开始上一年级。要说这么大点的男孩子了,别的小孩的注意点都是在什么玩具汽车的身上,我家小孩一天到晚喊着“妈妈,我要小妹妹”,这句话都成了他的口头禅,有时候他还会问:“是不是我不乖,爸爸就会不要我了,就会要妹妹了”。 一开始我以为他是想要我们给他生一个妹妹,但有一次他被骂哭的时候,他突然冲我喊道:我要换妈妈,我不要妈妈了,我要小妹妹的妈妈!这让我不禁想起了前几天给孩子整理衣柜时,发现衣柜里多出了几身新衣服。我以为韩给孩子买的,拿出来一看却是几件色彩很艳丽,偏中性的衣服。这样对比一想,仿佛是想到了什么天大的事情,我告诉自己不要多想,韩是本分人,总不会在外面乱来的。 可是,自从心里种下了怀疑的种子,不管是什么细节,总会无端被放大。比如,韩回家晚了,又比如,他晚回家吃了几口饭菜就说吃饱了。这不禁让我猜想,是不是每天韩下班都会去那个女人的家里先吃上一顿晚饭,再回到家里来。越来越重的猜疑心,使我不得不去追查是不是有这件事。我偷偷地跟着韩下班,我看着他进了一个小区,然后有小女孩笑着跑进他的怀里叫他爸爸。而他露出的笑容,却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在我和儿子面前展露过。我心死了,直接跑出去逼问他真相,他也告诉了我,这就是他的亲生女儿。 后来我才知道,原来每次老公在家带孩子时,都会问我儿子,要不要见小妹妹,带他去那边吃饭去那边玩。见小妹妹,居然是我老公和那个女人的出轨的暗号。太可笑了,我一直还以为是我儿子想要我给他生个妹妹…… 我们家对韩一家真的不错。他的弟弟妹妹上学的学费都是我们家出的,韩的工作也是我爸爸帮他找的,要说他现在有这样的位置,如果不是因为娶了我,就是再奋斗十年也是争取不到。我不甘心,找韩离婚,要求婚内财产一切归我,他不愿意,他说离婚财产要平分。 于是我私下里去找了那个女人。我告诉她,如果我愿意耗着,她这一辈子都进不了韩家的门,她的女儿只能被人指着说是小三生下的赔钱货。她问我,怎么样才愿意离婚。我说,我要求所有的财产都归我。我看她沉默了,于是更加逼她,说:钱是能再赚的,但名分可不是你想要就能有的。她答应了,不知道她回去怎么劝说的韩,韩第二天就同意净身出户。也许他们之间是真爱吧,不要财产也要在一起的那种,但这真是笑死人,小三和有妇之夫也会有真爱吗?